欢迎光临本站  网址:http://www.zgmlwhw97.com 名流文化网 网址: zgmlwhw97.com


梅贻琦:沉默寡言的王帽 文/李红颖

梅贻琦先生


时至今日,清华终身校长梅贻琦“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”的教诲犹在耳畔,我们依然看到办大学在走"大楼之大"的道路,令人倍感痛心。


力主教授治校 铸建清华校格


清华前身是一所留美预备学校,颇有名气但无学术地位。著名经济学家陈岱孙回忆,1929年他到清华教书时,报名人并不太多,例如录取150名学生,报名不过400人左右。正是在梅贻琦执掌之下,不到10年时间,清华从一所有学术名气而无学术地位的学校,一跃成为世界瞩目的、既有学术地位也有学术名气的名校。1941年清华在昆明庆祝建校30周年期间,西方如此评价清华的成就:“中邦三十载,西土一千年。”有人问梅贻琦有何秘诀,梅说:“大家倒这个,倒那个,就没有人愿意倒梅(霉)!”


梅贻琦从1931年起担任清华大学校长后,奉行“教授治校”原则。清华大学教授会由所有教授、副教授组成,其权限包括:审议改进教学及研究事业以及学风的方案;学生成绩的审核与学位的授予;从教授中推荐各院院长及教务长。教授会由校长召集和主持,但教授会成员也可以自行建议集会。


当有人赞美梅贻琦治校有方,他谦虚地说:"贻琦生长于斯,清华实犹吾庐。就是有一些成绩,也是各系主任领导有方。教授中爱看京戏的大概不少,你看戏里的王帽,他穿着龙袍,煞有介事地坐着,好像很威严,很有气派,其实,他是摆给人看的,真正唱戏的可不是他。"

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梅贻琦却做出在今看来也要堪称奇迹的教育成就来,他的纯粹、执著、坚定、智慧,奠定了清华校格——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。他的“大师论”也成为中国大学办学的理念宗旨。


虽为寡言君子 却妙语如虹


梅贻琦生性不爱说话,被称为“寡言君子”。他的座右铭之一是:“为政不在多言,顾力行何如耳”。他平时少讲话甚或不讲话,但却绝不是无话可讲,更不是思想贫乏的表现,而是“嘴里不说,骨子里自有分寸”。梅贻琦讲话,往往“妙语如虹”,甚多魅力和哲理。他曾说过,“学生没有坏的,坏学生都是被教坏的”,“校长的任务就是给教授搬搬椅子,端端茶水的”,表现出一个教育家的胸襟。


1940年,梅贻琦在"为清华服务25周年公祝会"上的答辞中这样写道:"在这风雨飘摇之秋,清华正好像一条船,漂流在惊涛骇浪之中,有人正赶上驾驶它的责任,此人必不应退却,必不应畏缩,只有鼓起勇气,坚忍前进,虽然此时使人有长夜漫漫之感,但我们相信,不久就要天明风定。到那时,我们把这条船好好开回清华园;到那时,他才能向清华的同仁校友敢告无罪。"


梅贻琦从来没有被称为“大师”,但在他任期内,却为清华请来了众多的大师,并为后世培养出了众多的大师。在梅贻琦任校长的十余年中,清华园内人才辈出。文学院培养出了吴晗、钱钟书、夏鼎、张荫麟等“四才子”,物理系有钱三强、钱伟长、钱学森这“三钱”,数学系出了华罗庚、陈省身、许宝“三杰”。众多大师,多为学贯中西之通才,做人或治学,只见山高水长。


这样一位世界知名的大学校长,晚年却过着清苦的生活,居然穷到让太太去摆地摊解窘,穷到独生子眼镜丢了配不起新的,穷到太太独自在美国盲童学校打工看孩子直到66岁不得不退休才勉强作罢;作为声望卓著的大学校长和台湾当局教育部长,穷到自己生病住院时付不起医疗费,最后连丧葬费都是清华学子们合捐的。


梅贻琦留下的不仅是为清华奠定校格,也不仅是为中国培养了不计其数的人才,更是让后人永远怀念和敬仰的大师人格。今天轰轰烈烈的百年校庆云烟已散,清华大学依旧在大踏步高调奔向“世界一流大学”,假若梅贻琦看到这一幕,是否依旧会寡言少语?




品质推广,尊享保姆式贴心服务


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

在线咨询

请扫描二维码
打开手机站